您的位置:首页 > 音乐资讯 > 正文

古乐求变:传统文化的现代化困局

来源:网络 作者: 时间:2021-06-09

一曲南音清唱,一声琴瑟悠悠。9月17日晚,海淀剧场沉浸在汉唐乐府的千年古曲中,绵长清冽的女声,工整典雅的填词,令几百名观众沉淀了心灵,放缓了呼吸。

  从大学校园热烈追捧的昆曲《牡丹亭》,到近几年来的茶道盛行,谁能说现代人对缓慢的、平和的古典音韵不再关心?在“拯救传统文化”呼声日渐高涨的今天,来自台湾的南音艺术研究表演团体——汉唐乐府,为传统文化走向当代,探索了一条可行之道。 

失去“生态圈” 古乐日渐凋零

  当中国的大多数传统戏曲剧种还在为观众流失、后继无人而满怀愁绪时,流传于台湾、东南亚一带的南音,却宛如一朵奇葩,从本土的士绅厅堂,一路绽放到了欧美的一流艺术殿堂,在众多世界级的艺术节上频频亮相。

  南音是流传于我国闽南语地区和东南亚的一种古老民间音乐,在台湾又称南管。它保留了汉代以来中原雅乐的许多特点,曲调典雅柔美,既有古代君子遗风,又富于宫廷音乐的气质。古时,南音主要在贵族士绅中流传,被视为具有“文人气质”。

  台湾的汉唐乐府是南音艺术的积极拥护者。然而在20多年前,当汉唐乐府的创办人陈美娥第一次接触南音时,却为这门艺术的“老态龙钟”而感到震惊。她亲眼看到,随着老人们一个个逝去,台湾南音之声越来越微弱。“我感觉到了这种古老艺术断代的危机。”

  一位研究南音的学者指出,传统文化的保存要让它活在当下,必须重新建立自己在现代社会的“生态圈”,使之重新获得当代人的喜爱。“保护,不是时空上凝固不变的保护,不是把它当作遗产、古董,而是要使它活在人们的生活之中。”

  相比之下,更多的传统剧种面临的形势颇为严峻。中央民族乐团团长顾夏阳认为,中国音乐在几千年发展中始终没有形成科学、系统、规范的教学模式,很多曲目都是以简谱、甚至工尺谱的形式流传下来,基本依靠民间艺人口传心授,加上作品数量有限,这些“先天不足”使得民乐在当代生存客观上遇到许多障碍。因此,民族音乐的现代化生存,必须“求变”。

  “国粹产业化”尚在问路

  北京太极文化公司的严柏豪正在从事一项名为“国粹产业化”的调查。他想把古琴、太极这类富有深刻内涵的艺术和文化形式全方位地开发和包装,使之能在当代社会为文化产品提供大规模的源泉,在向更多的人传播的同时,创造商业价值,而不是长眠于深闺之中,被人遗忘。

  事实上,雄心勃勃的远不止严柏豪一人。但在实际操作中,他们都遇到了一个共同的难题:哪些能改、哪些不能改,在维护传统和适应今人之间如何找到一个正确的定位。严柏豪说,他现在心里还没底。

  现实情况是,绝大多数搞民族音乐的音乐人在寻找的是一条把中国民族音乐的元素与西洋管弦乐队和电子音乐相结合的道路,谭盾被视为这方面的代表。他为《卧虎藏龙》创作的电影音乐被称为“具有东方神韵的新音乐”。

  然而,当这些中国作品越来越多地采纳流行的、现代的语言和技术手段时,一些人提出,在强大的世界语言面前,我们的传统音乐最终只能以一个组成元素的形式出现,它原本的完整形态则会变得面目全非。从这个角度来看,对于传统文化的传承,这种改变也许隐藏着更大的伤害。 汉唐乐府的探索是依古代音乐创作新的舞台作品。南音本身流传下了64套琵琶指法大曲,是保存相对完整的民间传统音乐种类之一。陈美娥并没有局限于把这些单曲照搬上舞台,而是重新整理和组合后,推出了新的大型舞台歌舞作品,《艳歌行》、《韩熙载夜宴图》正是其中的代表作。

  在海淀剧场上演的《韩熙载夜宴图》,从曲调词牌到乐队编制,完全使用了南音的原稿,舞蹈部分则编入了梨园戏的舞步。当这种原来在“贵族沙龙”中自娱自乐的艺术登上剧场舞台,加上了舞美设计、加上了根据历史资料改编的故事情节时,剧场里占一半以上的年轻观众静下了心。

  “战战兢兢”才能生生不息

  如果不能走向市场,那么再好的艺术也只能成为标本。但要为今人所接受,传统艺术就要发生改变。只不过,这个改变首先必须有一定的原则,不能以流行文化作为尺度或参考。

  “比如《高山流水》,可以加入光影效果、故事情节,但却不能变成流行音乐的模样,倘若一群年轻女子身着超短裙怀抱琵琶载歌载舞,那样的《高山流水》会令人感到悲哀和羞耻。”一位中国音乐的爱好者这样说。

  陈美娥告诉记者,采取现代化的手段,必须怀有对古文化的尊重,不能使之流俗化,不能为迎合现代的一些时尚潮流,抛弃传统的精神。“艺术是经过历史锤炼,风格固化后,才形成文化、形成传统的。”


海门二手房 https://c21.com.cn/

【责任编辑:admin】